功夫小说 > 教皇奥古斯都 > 第一百一十章 阴养死士

第一百一十章 阴养死士

“有什么东西你带来给教皇陛下看不就好了,要教皇陛下跟你走一趟干什么?还要回避我们?你该不会要耍什么花样吧?”德古拉质疑道。

“不是东西,是人,而且不是一两个人,带着出入宗座宫不方便,而且太引人注目,他们的存在要是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就没什么用了。”恩佐极力解释道,那可是自己多年的心血,当然不希望因为教皇对自己的不信任而毁于一旦。

“神秘兮兮的,你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?”卡尔嘀咕道。

“行了,不用多说了。恩佐你前面带路,我跟你去。德古拉带上瑞士卫队跟上,他们不进去,这样你看行吗?”奥古斯都相信恩佐说的话,但是经过了截杀之后,对自己的安全丝毫不敢大意,于是提出了这个折中的方案。

“完全没问题。”恩佐松了一口气。

恩佐的马车带着奥古斯都的马车驶出城外,七拐八绕了半天,直到德古拉也失去了方向感,然后来到了一个从外面看起来十分普通的村庄停了下来。

“恩佐,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吗?”难不成是带我拜访什么隐世高人吧,奥古斯都心想道。

“正是,教皇陛下,进去就知道了。”

“德古拉,你们在门口守着吧。”奥古斯都扭头道。

“遵命,教皇陛下。”德古拉毫无波澜的回答道,没有流露出丝毫的不满。德古拉从未因为教皇对自己的信任而产生任何非分之想,对于不该自己知道的事情也是躲之不及。

恩佐向自己的车夫低声吩咐了几句,车夫就一路小跑着不知道干什么去了,很快就脱离了视线,然后领着奥古斯都向众多房子中一个不起眼的小房子走去。

走到房门口,感到了一丝不安,奥古斯都当即抽出腰间的燧发枪,顶住了恩佐的后心。

恩佐愣了一下,刚想扭头,被奥古斯都短促有力的一句“别动”呵止住,赶忙举起双手。

“教皇陛下,您这是?”

“你刚刚让你的车夫干什么去了?”奥古斯都问道。

“哦,我这不是带您来见人吗,我让他去召集人去了呀,现在他们就在里面。”恩佐用手指了指门里面。

“是这样吗?那为什么要不让我听见?”奥古斯都把枪往前顶了顶,冷冷的追问道。

“我这不是习惯了嘛。”恩佐哭笑不得道,“是我疏忽了。教皇陛下,您能不能先把枪放下来,这个东西挺危险的。要是走火了,那我真的死不瞑目了。”

“还是先这样保持着吧。我用枪的水平你大可以放心,不会走火,并且想要你的命你也是跑不掉的。”奥古斯都丝毫不为所动,甚至还警告了一下恩佐,然后问道,“都走到这了,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要带我见的是什么人了吧?”

恩佐左右望了望,确定四下无人,然后才压低了音量如实回答道:“是死士。”

“什么?死士?你带我来见死士干什么。”奥古斯都的音量由于惊讶提高了几度。

“教皇陛下您小点声。”恩佐连忙压低声音解释道,“我带您来见他们,是想通过他们来自证清白。因为如果要刺杀您的人是我,我根本不会去找那些不堪一击的劫匪,而是会直接让他们动手。”

“看来你对你的死士信任有加。所以,你是说,你认为你的死士有能力杀我?”奥古斯都心中有了盘算,危险的眯起了眼睛质问道。

恩佐惊起一身冷汗,赶忙改口道:“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,您是主选中的人,任谁也无法伤害到您……”恩佐想要再说些什么,却一时无法组织好语言。

奥古斯都思索片刻,点了点头表示认可:“你的这个说法还是比较可信的。既然你有这么一队所有人都不知道并且训练有素的死士,无论是从成功率还是保密性来看,他们都是最佳的选择。”

“正是,教皇陛下,我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。”恩佐高兴的仿佛遇到了知己。

“那么问题来了,你为什么会瞒着所有人训练这么一队死士?莫非你早有图谋?”要知道,在遥远的东方,单单是阴养死士这种行为,无论有什么理由,都是可以灭族的大罪了。

“冤枉啊教皇陛下,我这可都是为了教宗国啊。为了完成任务,有的时候我不得不采用一些简单高效的方法,于是才组建了他们。他们的组建已经有十几年了,他们默默无闻的为教宗国建功无数,从未做过半件有损于教宗国的事啊!”恩佐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冤枉,声泪俱下的叫屈道。

“那为什么我成为教皇这么久了都不让我知道?他们到底算是教宗国暗中的力量,还是你私人的势力?”奥古斯都接二连三的抛出问题考验恩佐。

“您是神选中的教皇,您应该高高在上、完美无瑕,这些见不得光的勾当本不该让您知道、脏了您的手和眼睛。他们当然是教宗国的力量,只是由我代为管理,经我之手履行职务。”恩佐回答的滴水不漏。

“那么多年,瞒着所有人掌控着这样一大利器,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。”奥古斯都由衷的赞叹道,“前面的几位教皇知道他们的存在吗?”

“并不知情。”

“这么说我还有幸成为第一个了。他们跟了你这么多年了,如你所说,如果是你要杀我,会派出他们,那么你要他们杀我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吧。

那么他们是忠于你还是忠于我?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吧,既然这样,他们又怎么能算是教宗国的力量呢?”奥古斯都对恩佐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忌惮,握枪的手又紧了几分。

闻言,恩佐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恩佐知道,这个问题关系到的不只有自己手下这些死士的生死,甚至还有自己的,一句话说错就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。

在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,恩佐一字一顿的开口道:“他们不忠于任何人,而是忠于教宗国和上帝,无论教皇是谁,他们都会为我们这个国家贡献出自己全部的力量,正如我一样。

我相信,如果我要做出什么有损于教宗国的事情,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结束我的生命,以保全我的灵魂的。”

“这么说,他们、还有你,都是忠于教宗国和上帝,而不是我?”奥古斯都再次试探道。

这次恩佐回答的毫不犹豫:“正是如此。”

“很好,希望你一如既往的保持下去。”奥古斯都满意的收起了枪,“只是我认为我们需要重新谈谈这些死士的归属问题,这个不急。开门吧,让我看看。”

新书推荐: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反派是怎么崛起的 海贼之海军之影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我和青梅竹马是天骄 雄兵连之强吻鹤熙 网游七天之叶无忧 结发妻子的谎言 快看那个大佬 这只妖怪不太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