功夫小说 > 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 > 第六百八十五章:脏活累活干不停,用爱发电小能手——保育家

第六百八十五章:脏活累活干不停,用爱发电小能手——保育家

我才不是精灵文配角正文卷第六百八十五章:脏活累活干不停,用爱发电小能手——保育家对于如今这种情况。

李想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毕竟只要长了点脑子的人,在面对自己计划被外来者搅乱的情况,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查对方的背景。

查完背景,再根据对方的身份来选择直接下达通知,或是邀请人过来和平商讨。

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的成本不要太高。

虽然有往脸上贴金的嫌疑,但李想觉得他应该有资格,让别人心平气和地跟他说话。

此时的情况也恰巧证明了这一点。

三人在走廊中穿梭。

李明轩的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,站在两人的斜前方,亲切地与他们搭话。

态度是非常好了。

只可惜愿意搭理他的只有李想,阿比盖尔没有互动的打算。

走廊外。

有许多小精灵站在远处,遥望着这边,杂七杂八什么小精灵都有,其中还含括着一只雪白的阿勃梭鲁。

和在龙都的那位比起来体型稍小,脑袋上的弯月也短一些。

据说喜欢炽焰咆哮虎?

眼光不错嘛。

只可惜阿福的年纪实在太小,还没有激起对异性的兴趣。

最终目的地是一间办公室。

通过单人规格,李想意识到李明轩也是个主任级的,最少是副主任。

这位好像比殷女士年轻?

果然背靠大树好乘凉。

“请坐请坐,喝点什么?我这儿有茶、饮料和牛奶……”

“不用这么麻烦,水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一样。”

李想和阿比盖尔先后道。

李明轩拿起茶罐的动作顿了顿,随后笑着给两人倒了水。

态度上绝对可以说是满分。

而他在坐下后,也没有直接进入正题,选择先和两人聊一聊别的,套套近乎。

同时,又在阿比盖尔感到不耐烦的前一刻停嘴,步入正题。

李想默默看在眼里,只觉得这人察言观色技能满分,当保育家还真是屈才了。

印象上。

他其实对李明轩没太多恶感。

毕竟小时候三天两头去保育基地,他很清楚大部分宝可梦都是一群事儿逼,不去人为干涉很容易搞出事情来。

无非做法有效或者无效,乃至于添乱罢了。

但有好感也谈不上,他永远站在炽焰咆哮虎这一边,拥有坚定的立场。

天然和其站在对立面。

这次过来,主要是想听听李明轩能说什么,就像反派boss在决战时阐述自己这么做的理由那样。

阿比盖尔多半抱着类似的想法,不过她看上去对李明轩没什么好感,茶都不喝。

“两位同学,是这样的,我们……”

李明轩表现得很诚恳,也尽可能详细地阐述了请他们过来的原因,并透露了一些内情。

这里面有多少隐瞒的内容,李想并不清楚,但他在听到一些事情后,难免有点惊讶。

首先。

对方的态度很明显,希望他们能够约束自己的宝可梦,不要再继续掺和下去了,这样对两边都好。

其次。

某人曾想过的,为什么雾都保育基地的情况如此特殊,青城没这样做的原因,得到了解释。

——试点。

任何大规模的政策,在施行之前都需要一个试验的场所,来决定是否推广。

雾都保育基地便是《小精灵自主城市管理办法》的第一个试点。

但这个企划,并非最近的事情。

它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任所长在位时期,也是由上任所长提出来,并主动试验的。

那么最终没有采用的原因是什么?

【成本过高】。

要知道,保育基地的大部分活动经费来自协会拨款,小部分才是他们自己想办法解决的。

小精灵组织虽然有助于城市的稳定,但维持它们的存在却是一笔巨大的开销。

为什么开销大?

因为一方面各种宝可梦在城市内自由行动,无人约束时多多少少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破坏。

另一方面,许多获救的小精灵在和同类接触过,品尝到族群的温暖后,都不愿意再回归野外。

哪怕找到的地方适合它们生存,不影响周围的族群,一样会在放出去后跑回来。

并且,它们对人类的领养也十分排斥,每年的领养数量仅仅只有个位数。

这些家伙唯一想做的,就是加入各个组织,成为其中的一员。

然后靠保育基地养着。

导致这些组织随着城市发展,或被迫或自愿进入城市的野生小精灵变多后,规模越来越臃肿。

甚至连那些被巡护员救回来的,亦或者犯罪的宝可梦,都不愿意离开了!

同时,这些家伙陆陆续续成为了“公务员”,理所应当地得到了报酬。

行为自然是正当的,保育基地给人类工资,自然也会给宝可梦工资。

可保育基地的负担难免越来越高。

模式复制困难,且耗时较大,成本更是大到离谱。

哪怕协会为了展现出和巡护员联盟的合作态度,给予了很大程度上的宽容,也不可能同意这种办法。

于是。

整个企划就报废了。

而目前采用的是李想在青城见到过的,以保育家外勤队为基础,加宝可梦合作的方法。

无论是放生存活率亦或者领养率都非常可观,成本也十分可观。

不过。

在企划报废后,雾都保育基地却没有被勒令整改。

因为上任所长以地方特色为理由,得到了雾都协会的支持,保留了这个模式。

直至如今。

那么最近的情况又是怎么一回事呢?

很简单。

上任所长退休后,李明轩作为对方的孙子,认为这个方法存在可行性,只是方法不对。

他便在大学毕业进入保育基地工作后,向对方提议。

无奈上任所长拒绝了他再翻旧账,继续折腾这些小精灵的想法。

两人大吵了一架,不欢而散。

上个月。

上任所长光荣退休了,李明轩得到了新任所长暧昧的态度,又有索罗亚克的帮助,不由得心思活泛起来。

他认为。

成本过高的原因在于小精灵组织太多,且没有一个合格的管理办法。

让小精灵们自治是不对的,既然对方在人类城市活动,怎么能不与人类合作,以它们自己的方法做事情呢?

再者。

尸位素餐之辈太多。

组织内有很多成员都是成年的个体,实力也不弱,在野外根本不会缺少口粮。

但由于各个组织的族群性,加上保育基地……或者说他爷爷一昧的迁就,导致它们不愿意脱离出去,重归野外。

所以,他想做的第一步就是整合这些小精灵组织。

等整合完毕后,再进行合理的内部规划,定下组织的章程,以及削减成员什么的。

没想到刚走出去一步,就被炽焰咆哮虎和黑鲁加给拦住了。

这算什么?

理论派在实践环节中遭受滑铁卢?

李明轩自然不可能就此放弃,从索罗亚克那边得到了反馈后,他第一时间来找李想和阿比盖尔,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。

“……我爷爷的计划只是不成熟而已,可行性其实很高,我必须为他正名!”

这个青年人带着股雄心壮志,向二人说道:“我让要那些瞧不起我爷爷的人看看,他所做的一切,不是无用功!是可行的!”

他加重了语气,仿佛用尽全身力量也要说服两人。

说得李想都感动起来了。

只可惜。

方法不对,再热血也是白费。

“李——”

“你的目的,应该不只是这么一点吧?”

阿比盖尔抢先一步发言,挺翘睫毛加上那副冷淡的面孔,在小麦色皮肤和漆黑短发的映衬下,显得有些凶悍。

和她那只凶狠的风速狗简直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而在茶哥的眼神逼迫下。

李明轩笑容微顿,身躯慢慢放松下来,他道:

“当然。不怕二位笑话,我的目标,是成为雾都协会的会长。”

“所以你想以这个政策为跳板,直接从保育基地进入协会的管理层?”

阿比盖尔门儿清似的,再一次说道。

这让李明轩有些惊讶地看着她,“阿比盖尔同学很了解这方面的事情?”

“马马虎虎。”

阿比盖尔随后答道。

好嘛。

原来除了热血青年外,还是个有志青年。

李想并没有因为李明轩有特殊想法,就瞧不起,相反仍旧非常的理解他。

因为通过小精灵获得名与利,在这个世界是普遍现象。

无非最终目的不同而已。

如果他说的这个办法真的推广到了整个诸夏,确实能让进入协会。

比起直接进协会,在内部蹉跎不知多少岁月要靠谱多了。

可惜。

还是那句话,方法不对没用啊。

“冒昧的问一句,李主任的大学是在哪里读的?”李想开口问道。

李明轩不太明白他这么问的愿意,却还是告知了对方,“我是天都经济大学毕业的,硕士研究生学历,和两位同学比起来差得远了,不提也罢,呵呵。”

文化大学啊……

“不好意思,那么李主任工作了多久?上大学以前,也在保育基地工作过么?”

他继续问道。

问题稍稍有点怪,李明轩弄不清楚他的想法,但还是回应了。

这种时候一个温和的态度比什么都重要。

“上大学以前,我一直在天都那边生活,偶尔才会来雾都。工作时间的话,不到六年吧。诶,对了,李想同学的母亲,似乎也是保育基地的所长?”

他试图靠身份套下近乎。

可终于弄清楚大致情况的李想,却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“是的。我从小在保育基地长大,只是最近这几年上学,就没怎么去过了。”

得到回应的李明轩非常高兴,他觉得这样的话,李想应该可以理解他。

但是。

“抱歉,有关炽焰咆哮虎它们的事情,我是不会干预的。”

李想直接摆明车马,也让李明轩脸上的笑容再度僵硬了几秒。

不等对方说话,他继续道:“恕我直言,李主任,您的想法……有些太不切实际了。”

这句话一说出口。

反倒让原本想讲点什么的李明轩闭上了嘴,展露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。

他也就继续说了下去。

“第一个问题,您说整合所有的宝可梦组织,您工作了那么多年,肯定知道有些宝可梦天生就是对手,强迫它们相处会造成什么结果,您有考虑过吗?”

李明轩道:“有关这点,我觉得是可以人为改变的。你看网络上不是大把大把的猫鼬斩和饭匙蛇的相处视频?”

“那是妥协的产物,猫鼬斩和饭匙蛇为训练家而妥协了。可整合起来的组织,谁能有资格让它们心甘情愿地妥协呢?”

“我相信只要整合起来,就会有解决的办法,这个不是问题。”

“……行,那第二个问题。宝可梦的行事风格和人类不同,您为何敢肯定,宝可梦们会接受您近似于人类公司的规章制度?”

“人类在最开始,也没有规章制度。我相信宝可梦的适应性,它们会习惯的。”

“可如果它们不愿意呢?您说要裁剪成员,您觉得它们会同意么?”

“整合后的组织,我并不打算完全交给索罗亚克处理,等保育家们介入,做思想工作,它们自然而然会同意。”

李明轩想到了方方面面,所以很多事情都能从善如流地说出来。

“任何企划都是一次次检验中试错试出来的,我相信一切困难总会迎刃而解。”

然而。

“唉……”李想叹了口气,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他算是明白巡护员联盟的难处了。

“您的想法我不予评价,您也说过,要一次次检验。而这一切,都是需要时间的。”

他认真道:“可事情发展到现在,我不觉得您有给小精灵们时间。”

短短一个月,李明轩要让各自为营的十几个小精灵组织整合成一个。

如果不愿意就在工作上限制它们。

简直急得不能再急了。

李明轩想说什么,却被李想主动打断,“还有,您考虑过小精灵们的感受吗?您与它们都聊过吗?”

据他所知,那么多小精灵中,只有索罗亚克和李明轩近距离接触过。

这位高材生近两年甚至没去过宝可梦栖息地,全程靠摄像头的观察和自己从数据上得来的主观判断。

他都不敢相信,保育基地里还会有这样的保育家。

难怪大家都说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了。

“……我承认,这可能是我个人的失职。但有些事情是沟通也无法解决的,李想同学,你要明白……”

李明轩缓声说着,却再一次被打断。

“不,我不明白!”

李想面上隐隐含着些许的怒意,猛然站起身。

“请问,作为一名保育基地的主任。您是如何在不与宝可梦沟通就做一堆事情后,还能保持理直气壮,以及高高在上姿态的?”

从进门到现在,他头一次这么生气。

因为李明轩刚才的话,充分诠释了什么叫做百无一用,还为此沾沾自喜的理论派!

这家伙对待宝可梦的态度,就有很大的问题!

真正的保育家是什么?

是当他说出要用名单挑选宝可梦时,就差指着他鼻子骂的殷女士!

是能与大群钢铠鸦交流,像训斥孙子一样训它们,还能令其心服口服的苏忆柳!

是他从小看到大,面对温柔的宝可梦能笑容以对,也敢于直面凶暴者,该动手动手,该安抚安抚的那些人!

这家伙?

连去和宝可梦沟通都要推三阻四找理由,还可能?

可能你@!

李想觉得自己心中的保育家被亵渎了,所以在看着李明轩时,目光极度冰冷。

而后者却完全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大反应,更无从得知为什么自己被评价为高高在上。

被那一双冰冷的眼眸盯住,李明轩莫名心跳加速,紧张了起来。

这时。

“小想。”

阿比盖尔伸出手,引导李想坐下来,又看向李明轩,“这位李主任,你的企划本身没有错误,错误的是你。”

“我?”

“是的,你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,空有理论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实践,导致实践起来错漏百出。而最终买单的人却不是你,是这里的小精灵们。”

阿比盖尔语序极有调理,“你最大的错误,就是轻视了宝可梦本身,你考虑过你爷爷为什么不同意你这么做么?”

李明轩皱眉,手指在扶手上轻敲,似乎有些焦躁。

阿比盖尔也不管他的情绪,道:“你嘴上说宝可梦和人类合作,实际上,这只不过是你的一意孤行,自以为是的结果罢了。”

“就算没有炽焰咆哮虎和黑鲁加,你的计划也只会失败。因为,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宝可梦的想法。”

她漆黑的双眸简直能看穿李明轩的内心,也让他心情越发郁闷。

考虑错误?

不要想得太多,他连自家爷爷的话都听不进去,怎么可能因为两个学生的话就振聋发聩,肝脑涂地?

他只是在想如何解决而已,因为情况看上去明显是谈崩了。

阿比盖尔和李想见状,意识到这个家伙……至少目前是无可救药了。

两人对视一眼,后者拿出了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“不好意思,果然还是要您出马,这边……”

李明轩愕然看着李想,噌的一下站起来,问道:“你在跟谁说话?协会?墨天王?”

他以为李想一言不合要用权势压他了。

然而。

哐!

门被一脚踹开!

“跟谁说话?他在跟你爷爷我说话!”

一个看上去慈眉善目,手里却拎着一根棒球棍的老人冲了进来!

在他身后,是一个满脸愧疚的中年男人。

“爷爷!张所长!你们怎么来了?”

李明轩瞳孔猛缩,连忙从沙发这边站了起来。

这自然是李想找来的了,天底下又不只有索罗亚克一个会叫家长,他也会的好不好?

既然正主来了。

他们就可以看戏了。

当下。

便见到李明轩躲避老人挥来的球棍,一边躲一边找中年人求救。

“张叔!您拉拉我爷爷啊!他腿脚不好,万一伤了怎么办?”

“明轩,你曾经说过让我给你一个机会,所以我一直没有过问,期待你能自己改变。”

张所长叹息道:“现在看来,是我错了,我太过放纵你才导致了这种情况。还好一切尚早,都还来得及挽回。”

“说这么多干嘛,让你不要瞎弄瞎弄,你偏偏要弄!老子才去天都休假一个月,你都给老子弄了什么!”

持棍老人恨铁不成钢用球棍指着李明轩,疯狂爆着粗口,看得李想和阿比盖尔目瞪口呆。

这老爷子真暴躁!

“爷爷!我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!”

李明轩躲在办公桌后面,疯狂叫屈,“当年那么多人嘲笑你,我要让他们看看,到底谁错谁对!”

“fnndp!老子才不用你找对错!你懂什么?让你挖个屎都能喊累,整天盯着电脑,你能盯出什么来!”

老人嗷的一声冲了过去,嗷得一声把球棍砸在了李明轩的腿上。

痛得这家伙嗷嗷叫,单脚在办公室里跳来跳去。

画面太美。

简直不忍直视。

李想和阿比盖尔对视一眼,知道接下来不用他们关心了,便向外面走去。

站在门旁的中年人见到他们,很是客气地道:“非常感谢你们的及时提醒,总算是在雾都动荡之前发现了。”

这些个小精灵组织早已和雾都本身密不可分,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再让事情发酵下去,谁都不清楚会发生什么。

当年协会同意它们继续存在也是因此。

“请问,你们打算怎么处理他?”李想问道。

中年人慢慢道:“撤职,至于法律上的问题,还要看其他的……当然,作为雾都保育基地的所长,我也有失职之处,所以我也会主动辞职。”

“诶?”

“人类和宝可梦的沟通任重而道远,不是随便糊弄就行的。”

中年人露出微笑道:“做人类和宝可梦的桥梁,这不仅是巡护员的信念,也是我们保育家的信念。”

一个尴尬而暧昧的存在,社会上普遍不认同,但有时候又缺他们不行。

这就是保育家。

那么。

最初的保育家是怎么出现的呢?

想必是那些做不了巡护员,却依旧无比热爱着小精灵,想为这个世界献一份力的人吧?

没有训练家的地位,没有饲育家的财富,没有协调训练家的光荣万丈,也没有巡护员那么受人敬佩。

保育家只是一群领着不算高的薪水,在城市角落里默默工作,却还是对宝可梦满怀热情的人。

李想发自肺腑的,尊敬着他们。

“谢谢。”

他对中年人微微躬身,和一旁颔首致意的阿比盖尔一同离去。

……

办公室外面很安静。

但并不是什么都没有。

李想和阿比盖尔走出来的时候,迎面便瞧见了分成两大派的小精灵们。

数量之多。

堪称密密麻麻,一眼下去都不知道有多少只。

可它们无一例外,全都安安静静地蹲在那里,克制着出声的欲望,眼睛直视着办公室里的暴躁老人,一刻不愿分开。

他太过熟悉这些眼神了,因为炽焰咆哮虎它们看自己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的。

宛若孩童的孺慕,晚辈的尊敬,亲友的拥戴。

老人,就是世界的中心。

这是怎样一种成就?

李想看到这些小精灵,怎么都不信和它们沟通会沟通不出解决的办法。

只要老人开口,这些小精灵绝对义无反顾地去做那些事情。

但也正是因此老人才格外的痛惜它们,心疼它们。

宁可去协会闹腾要经费,想尽百般理由,也要让这些宝可梦在雾都生存下去。

因为这里早就是它们的家了!

雾都,从来不只是人类的雾都。

“……我好羡慕。”李想忍不住感慨,看向身旁的阿比盖尔。

后者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你早晚也可以的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他惊喜不已,没想到茶哥对他这么有信心。

“当然是真的……”
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了着,打算直接从外面坐飞行坐骑回学校,反正郊外。

但就在马上要离开之时。

李想停下了脚步,叫住阿比盖尔。

“学姐,你猜那个是不是恶犬帮的老大?”

他手指着一只像望夫石一样,对着办公室探头探脑的索罗亚克。

“可能。”

阿比盖尔不确定,她也没见过。

李想来了兴致,舔了舔嘴角道:“我去会会它,看看这恶犬帮老大是个什么手感……啊不,路数。”

他像只苍蝇一样搓着手。

茶哥见此,便知道学弟的爱好又苏醒了,眉头微蹙后跟了上去。

她担心李想会挨揍。

新书推荐: 我是NBA守门员 斗罗之我的武魂能操控时间 新顺1730 诸天帝国开发指南 我在深圳的青葱岁月 反派是怎么崛起的 海贼之海军之影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我和青梅竹马是天骄 雄兵连之强吻鹤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