功夫小说 > 六道泥犁 > 第八十八章灵犀一剑

第八十八章灵犀一剑

宁安拉不下脸面,没法做的像刘志那么绝,但心里已经想好在接下来的剑试中只拿出三分功力,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意料,第二天他刚走上剑坪,他对面的师兄就“不慎”从台阶上摔了下去,滚了两圈直滚落到了剑坪之下拱手投降,宁安又一次不战而胜,轻而易举的赢了比试,距离第一只有一步之遥。

而将与他争夺第一的是一路出手毫不留情的荆楚。

由于宁安取得的好名次,藏书小楼里一片愁云惨淡,每个人见了他都要忍不住叹一口气,对此宁安也是毫无办法。

“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,接下来就算隐藏实力也没什么用了,就和荆楚师兄好好比试一场吧”,宁安是破罐子破摔了。

孙梅摇头叹气道:“虽然本来也不是荆楚的对手,但不管怎么说,第二比第一总是要好一些的,还是再忍忍吧,风头就让给荆楚好了”,

听了这话,宁安心里便有些纠结,却也只能点头答应。

翌日,剑坪外仍是观战者寥寥,荆楚先到一步,已经抱着短剑站在剑坪上了;宁安到的晚,他无精打采的踩着台阶走上剑坪,见到他这幅样子荆楚便嗤笑道:“都到这一步了,还愁眉苦脸的做什么?”,

宁安施礼道:“师兄,此次剑试实在是一言难尽,让人提不起兴致来”,

“哼,莫非我不够资格做你的对手吗?”,

宁安忙摇头道:“师兄误会了,我是说这次剑试已经被人搞得乌烟瘴气,实在是没意思了”,

说着向乌卓缜的那顶轿子看了一眼。

荆楚道:“不过是你的手下败将而已,有什么好忌惮的?”,

宁安只好拔出剑,道:“师兄,请赐教”,

荆楚冷哼一声,也不还礼,身形一闪踏步而来,手中短剑一探,剑锋并未出鞘,却已隔着剑鞘点在他胸口,没有锋锐,宁安只感胸口一痛,已被震退三步;荆楚这才出剑,短剑迅捷如风,点、刺的攻势绵密如雨,宁安匆忙回防,却一没有战心,二没有有效的应对手段,寥寥几招就被逼的一退再退,荆楚见状不耐烦地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,将他打了一个踉跄,喝道:“若不想战就滚下去,身为武人,被一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就吓得缩手缩脚,还有一点武人的风骨吗?”,

宁安自小受陈世遗熏陶,学的是入世救世,经世致用那一套,男子汉生于天地之间,临危而不乱,当仁而不让那一套立身之道早已刻进了他骨子里,偏偏自身的经历又要求他学会变通,学会灵活处置,是以心里时常会有矛盾之处,原本他出于利弊考量心里犹豫不决,与荆楚交手时便心不在焉,此时被荆楚这么一喝心里却陡然转了念,一股热血涌起,他擦去鼻下的鲜血,道:“师兄说的是,修行之人理应有一往无前之心,不该为外物所扰,我会全力出手,师兄小心了”,

说话间右手紧握铁剑,左手掐动剑诀,飞剑自乾元袋中化光而出,剑锋横指,与铁剑平行,正是行剑令中双剑并行的招式。

“宁安.......”,

看他的神态陈月就知道他认真起来了,想要劝说,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荆楚已然大笑道:“这才有武人的样子,不用管什么乌家,不用管什么乌卓缜,倾尽全力吧”,

宁安双目一凛,剑指一点,飞剑化光而出,锋芒直指荆楚;荆楚横剑在手,顺势一挑凭借自身雄厚的根基和精妙的剑式挑开飞剑,宁安身法已然运转,身形一闪铁剑便直刺而来,剑诀与剑招的无缝配合,铁剑与飞剑的连环进击正是行剑令的要诀;上次剑试与莫少游对敌时他的行剑令尚有些生涩,此时经过两个多月的磨砺,他的剑诀与剑招已然配合的亲密无间,连绵攻势滔滔不绝;但令他意外的是荆楚应对如此绵密的剑法丝毫不乱,无论是剑诀还是剑招都能准确的判断出两柄剑的每一个落点,无论是刺、点、挑还是双剑错落有致的纵横往来他都应对的游刃有余;剑锋辗转交击,当空火花四溅,宁安的行剑令走得平稳,走得滴水不漏,但荆楚的应对却越发从容,甚至将左手背负在手,仅凭右手剑技便轻松挡住了行剑令连绵不绝的进击,宁安不由得心头火起,灵气陡然攀升,空中的飞剑刹那间快了一倍,手中剑招也不再平稳,而是愈发快速和激进,如此一来荆楚才对他稍稍重视起来,旋身退步,短剑御敌,却在后退之间暗自蓄力,三步之后剑走刀势,一剑劈砍在迎面而来的剑锋上,凭借自身雄厚根基在硬悍之下震退宁安,继而剑指一点,剑气横扫,在锵然的声响下击飞飞剑,剑气不断,在绵延之际自宁安脸颊旁而过,宁安只感面颊上一阵疼痛,匆忙持剑而退,伸手摸了摸脸颊,低头一看,手上已有一抹鲜红,眼中不由得露出讶异之色,再看荆楚时回想方才的过招才发现不对,方才看似自己的剑如同****,但实则荆楚每一剑都是先自己一步出招,他分明是洞悉了行剑令的每一招每一式,所以才能根据自己的起手式就做出判断,而且,他使出的每一记剑招都完美的破解了行剑令所对应的剑招和剑式,这绝不可能是简单的巧合。

“师兄也习练过行剑令?”,

荆楚嗤笑道:“行剑令是李师叔早年的成名剑招,不知有多少人觊觎过,《行剑令》的残本拓本更是一度在九万大山中流传,只是后来李师叔剑心受损,声名不在,这门剑招才渐渐销声匿迹;我早便花费重金搜集到全部的残招,不仅对其中的每一招每一式了如指掌,还一一拆招,悟出了对应破解之法,在高人指点之下更是悟得了远超行剑令的精妙剑招”,

他二指并起,乳白色的剑气吞吐于指尖,剑气不过三尺,却已然锋芒毕露。

“我的灵犀一剑,就是你所学的行剑令的克星”,

新书推荐: 大周第一国师 仙途有点长 木叶宝可梦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将 六道泥犁 传奇从综艺开始 爱情公寓之快乐人生 吞噬星空之混沌太极 仙界第一卧底 诡秘之旅从成为海盗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