功夫小说 > 魔法帝国从种田开始 > 第十一章 不速之客

第十一章 不速之客

对外身份是佣兵,实际身份是公爵探子的光头壮汉乔里,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他是怎么被发现的,又是何时被察觉的?

在王国的偏远地区,缺少夜间娱乐的人们,一般在七八点后就会开始睡觉,而此时已是午夜,正是睡眠最深沉的时候。

乔里从旅馆里溜出来时,整个镇子里都是静悄悄的。借助月光,他顺利地摸到了领主的府邸,通过钩索翻越了外墙,穿过了花园,来到了主楼前,绕了一大圈后大致摸清楚了各个房间的位置。

按照与商人约翰卡迪莫商量好的计划,他只需要潜入进领主所在的中心主楼,往每一间可能是卧室的房间,将随身携带的迷幻香片点燃后一一投入。

这种主要原料是由迷幻草制作而成的迷幻香片,在遇到明火或高温时会迅速燃烧,释放出一股淡淡的香气。这种香气对人体基本无碍,只是一旦吸入达到一定量后就会陷入到昏睡之中,很难叫醒。

乔里携带的每一块迷幻香片的剂量都能使人至少昏睡个小半天以上,按照原计划,他的任务很明确:让主楼内的所有人都陷入昏睡之中,随后他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寻找精灵所在的位置。

如果精灵在领主的房间里侍寝,那就再好不过了——他还能顺便搜刮一遍领主房内的财物。如果不是,那在找到精灵时,解开精灵的手铐与绳索扔在原地,打开窗户,扛起精灵原路返回,并在打开的窗户下的相应位置留下一系列的痕迹,造成是精灵自己逃脱的假象。

之后他只需要将精灵悄悄地带回旅馆,重新换上禁魔手铐,捆绑上绳索,耐心等候黎明初显,镇子上的守门人打开大门时,捕猎队就马上离开维顿镇。

等到维顿镇的领主醒来,发现他刚购买的精灵奴隶失踪不见了的时候,捕猎队早就在二十公里外的霍兰平原上了。

以上是佣兵乔里与商人约翰两人之间预设的计划,而实际情况却是——

——乔里刚撬开底楼大门的门锁,就被人用声音给“堵”在门口了。

而且这声音听起来,跟那个毛都没长齐全的领主一模一样。

“见鬼!”

乔里一时间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,为什么这个年轻的领主会提前在这里“等候”他?同时领主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得淡定冷静,仿佛早有预料,提前做足了准备一样,一切尽在掌握之中。

难道是消息泄露了?不,不可能,这件事只有他跟约翰两个人知道,精灵奴隶一旦被扛回旅馆,也会马上塞进特殊的储物箱内,不让捕猎队里的其他人知道。

这样说来,是约翰出卖了他?但约翰卡迪莫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呢?为了讨好维顿镇的领主?这也不可能,计划是约翰提出来的,精灵也是他卖给维顿镇的领主的,只要自己将这件事情报告给杰拉德大公,会倒霉的铁定是约翰卡迪莫……不,等等!?

他这么做的原因,莫非是为了借当地领主之手,除掉自己?

因为私自出售了公爵的货物,而担心被公爵知晓后受到责罚,因而决定把会向公爵报告的密探给提前处理掉?

乔里突然意识到,他常年累月在卡迪莫商会里的探子生涯,很有可能成为了卡迪莫掌控商会的绊脚石。

卡迪莫商会虽然由杰拉德大公出资与命名,但真正的经营与管理者,却是约翰卡迪莫本人。

身为大公的代理者、商会在外的实际掌权者,约翰卡迪莫容不下第二个能对他指手画脚的人。

“该死!”

乔里的心中愈发肯定了这种想法,既然是约翰出卖的他,那维顿镇的领主肯定早有准备。

现在该怎么办?

蒙着黑巾戴着黑帽的入侵者,一时间杵在原地,进退两难。

另一方面,林奇并不知道入侵者心中所出现的内心戏与思想斗争,他只看到了入侵者撬开了门锁进入了底楼大厅,听到了他的一句戏谑后当场愣在了原地。

这是个什么情况?被我一句话给吓傻了?

从身材体型上来看,林奇几乎是一眼就匹配出了入侵者的身份——是约翰卡迪莫身边的那个粗鲁的佣兵护卫,名字好像是叫乔里,看起来像是一个五大三粗的莽汉。

这样的一个人,晚上闯进他的城堡撬锁进入中心主楼,是何目的?

白天是商会雇佣的正经佣兵护卫,晚上则兼职当盗贼?

林奇稍微想了一下,觉得这不大可能。

正常来说,一个由公爵出资建立的商会,是不会雇佣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佣兵担任护卫的。一方面是因为,整个商会都是公爵的私人财产,管理者冒不起这个风险,另一方面则是,就算偶尔混进去了一两个盗贼,估计也会因忍不住偷盗商会财物而早被打死了。

除非他是混到商会里,以商会为据点,护卫身份为掩饰,一路偷盗外界财物,且从没失手过。

如此分析,乔里岂不是盗圣一般的人物了?

你说一个盗圣,繁华的王都不去,富裕的王国东部不去,好端端的,为啥选择这穷乡僻壤的小领地?

除非是有明确的目标——

——精灵。

约翰卡迪莫后悔出售了精灵,所以派手下的人来“偷走”已经出售了的“商品”。

这个推测的合理性就相当的高了。

“收了我的钱,还想让我人财两空?”林奇冷哼一声,继续嘀咕道,“既然你不讲规矩,那大家当不成朋友只能做对手了。”

他的嘀咕声将杵在原地进退两难的入侵者给惊醒了。

乔里的右手摸到了腰间短剑的剑柄上,握紧了武器后心中顿时安宁了几分,他用着故意扭曲的声线说道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林奇没有马上点破入侵者的身份,因为他担心这么做会直接把对方给吓跑了。而殊不知,在乔里的心中,自己的身份或许早就暴露了。

“我只是在说,做人呐,最重要的就是知道自己该干什么,知道什么东西该偷,什么东西不能偷,盗亦有道的故事听说过没有?”

“你在说什么鬼话?”乔里没有听明白林奇口中的成语,他直接拔出了短剑,在从门口洒进的月光的映射下,泛起了一道刺眼的白光。

“其实你已经被包围了,”林奇叹了一口气,说道,“我个人建议你马上放下武器,放弃抵抗,投降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

乔里听不懂领主口中所说的“怪话,”他被包围了?很有这个可能,但领主与他之间的距离,不过只是数十步。

管他有没有被出卖,他只需要劫持领主,换取几十枚甚至上百枚金币,大不了后半辈子隐姓埋名,天下如此之大,有什么地方是藏不了身的?

心中做出了决定,乔里举起短剑,快步朝着林奇冲了过去。

新书推荐: 横推诸天时空 福气包带着空间重生了 全职艺术家 齐天神记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大佬横行娱乐圈 中医许阳 诸天仙河 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 虎牙直播之大神豪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