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夜晚

这是五年前的事情了。

那个时候林奇莱特的母亲莉迪娅莱特刚刚病逝,城堡里缺了个主事的人,领地内的领民失去了一位仁慈慷慨的伯爵夫人,整个领地内都是一片哀悼之情。

此时又恰逢北坡的矿洞之中出现了塌方,当场砸死了两个矿工,还有数人不同程度的受伤。

其中就有艾西的父亲,腿部被落石砸伤,镇子上的医师诊断结果是至少需要静养半年以上,至于能不能好还得之后再看。

突然失去了一个重要劳动力及收入来源,有着四个孩子的艾西一家顿时陷入了窘境之中。

艾西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农妇,除了洗衣做饭、照顾孩子,与完成一些必要的劳役之外,平日里还会去镇子上做一些帮工。

“你丈夫需要静养,如果没养好这条腿就保不住了。”

当医师将这句话告诉她母亲时,艾西就在当场。

她看到了无力地躺在由一堆稻草铺成的床上的父亲;她看到了趴在床沿边正在不断恸哭的母亲;她看到了桌上的半块又黑又硬的黑面包、没有任何油水的兵豆汤与不知名的野果;她看到了衣衫褴褛、面黄肌瘦、目光空洞又无助的弟弟妹妹们……

艾西至今还记得母亲当时对她说的话:“你进了城堡,这样大家都能活。”

当时维顿镇的领主是伍德莱特伯爵,他站在城堡的大门前,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这个身高与十二三岁的儿童相似,而实际年龄可能接近十五岁的农家少女,以及手掌膝盖额头全部贴地、跪在地上的农妇,思考了片刻后,心还是软了下来。

两张卖身契,领主与农妇各持一份,艾西的命运就这么被决定了。

至于她被卖进城堡的原因很简单,开源节流是无论时代、千古不易的理财原则。

要么增加收入,要么节省支出。

她进入城堡为领主工作,虽然没有固定的薪酬,但却能为家里减少一张“嘴巴”,一张要吃饭的“嘴巴”,以及——

——三枚银币。

没有任何特长、长期营养不良导致身材瘦小、长得又不算漂亮的农家少女,只值这个身价。

艾西进入城堡后,在当时仍健在的女仆长艾迪太太的指导下,很快地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女仆。

城堡的偏楼的小房间成为了她的家,莱特伯爵成为了她终身侍奉的对象。直至现在,在女仆长艾迪太太去世后,她成为了现任莱特伯爵的唯一女仆。

艾西不是没有考虑过她的未来,她是会像艾迪太太一样,突然倒在了城堡的后花园内,接着因为治不好的疾病而离世,还是在侍奉了一代代莱特伯爵后,因为年老无力而被驱逐出了城堡,最后一人孤独地走向死亡?

没有什么知识与文化,甚至不识字的女仆是思考不出什么结果的,但艾西至少知道一点。

她过的比以前好。

自从艾西进入了城堡后,不仅她能够填饱肚子了,她的家人们也能减少一份口粮支出。

而且,她今天还享用到了一份从没享用过的“大餐”。

在以往的日子里,不管是城堡里的佣人、还是镇子里的平民、镇子外的农奴,只有在每年的莱特王国独立纪念庆典日里,才能从仁慈又慷慨的领主手中,分到一丁点赏赐的熏肉块。

又松又软又甜的面包,入口即化的芝士与烤肉,香嫩可口的鱼片,以及喝完还能唇齿留香的蘑菇汤……领主竟然真的赐予了她一份如此昂贵又奢华的晚餐,还允许她坐到餐桌旁一同用餐!

“团队建设就要从大家一起吃饭开始,而且这样也比较有气氛。”

尽管艾西听不懂年轻的领主大人口中嘀咕出的怪话,但并不妨碍她心中的又惊又喜之情。

她现在不仅能每天填饱肚子,还享受到了领主恩赐下的如此佳肴。

艾西的生活确实地变好了。

她躺在床上,翻了一个身,梦中想的依旧是晚上的那几道大餐,口水从咧开的嘴角里流出,一滴一滴地落到了木制的枕头上,逐渐地汇聚成了一个“小水滩”,最终打湿了她的脸颊。

艾西迷迷糊糊地醒了。

她从床上坐了起来,擦了擦脸上的口水,紧接着又用衣服把枕头擦干,刚躺下想要继续睡觉时,忽然感觉到了一丝尿意,她只能再次起身,点亮了一根蜡烛,带着蜡烛走出了房门。

走了几十步后,艾西突然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。

是领主大人吗?

她看向了前后的黑暗深处,除了手中的烛光外,没有其他的光源。

如果是领主大人的话,一定会随身带着油灯。

那么,剩下的可能性只有——

——城堡里进贼了。

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艾西看着手中的蜡烛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紧张的汗水从额头上流了下来。

叫吧,大声的叫吧,领主大人一定会听到我的叫声。她这样想着,深吸了一口气,刚想要放声尖叫,背后的阴影中突然窜出了一双手,迅速地捂住了她的嘴巴。

与此同时,艾西听到了领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“别出声,是我。”

“唔唔——”

“你别说话,听我说,”从女仆身后出现的林奇,快速地吐了一口气,吹灭了女仆手中的蜡烛,“城堡里进贼了,我一个人可能应付不下来,克利福德的住址你知道的,对吧?你尽量压低身体,从后门走,找到克利福德,让他穿戴整齐后,马上赶到城堡的底楼大厅来。”

“听明白了就唔三声。”

“唔唔唔。”

“好,赶紧走,我尽量拖延时间。”

看着女仆的离开后,林奇拍了拍脸颊,确认了自己意识清醒没有犯困后,慢悠悠地走到了底楼,坐到了门口右拐的会客厅里。

他靠在了会客用的柔软的椅背上,凭借魔法结界【所罗门圣殿】不断地确认着入侵者的位置。

大约过去了十分钟,翻墙而入后又绕着主楼转了一圈的入侵者,终于驻足在了大门前。

林奇听到了细微的撬锁声。

“咔嗒!”

门锁很快被撬开了,一个脸上蒙着黑布、头上戴着黑帽的壮汉,踩着小碎步走进了领主的底楼大厅,随后——

——在一片黑暗之中,壮汉听到了领主的声音从右侧传来。

“你来得可真够慢的,让我好等呐!”

新书推荐: 横推诸天时空 福气包带着空间重生了 全职艺术家 齐天神记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大佬横行娱乐圈 中医许阳 诸天仙河 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 虎牙直播之大神豪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