功夫小说 > 捡到一只始皇帝 > 第三百二十章 明君还是昏君?

第三百二十章 明君还是昏君?

走在城内,庞公看着自己身边的年轻人,心里的那种沉重仿佛也散去了。李牧实在没有想到,自己能在这里遇到庞公,便笑着讲起了边塞的情况,自从李牧击败了强大的胡人联军之后,有很多塞外的牧民想要在云中放牧,李牧下令,不得为难这些人。他将云中内外变成了一个公开化的牧场。

并且带着骑士们在边塞各地巡逻,以防盗贼,这使得云中的户籍迅速的增加,很多牧民定居在这里,李牧拿出了赵王对自己的奖赏,将奖赏变换为牲畜之后,雇佣当地的牧民来为自己放牧,这是因为李牧发现,当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有了可以活下去的工作之后,他们就不会轻易去当盗贼。

云中是赵国非常重要的牧区,这里出产最多的肉类和马匹,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资源,李牧同时又增加了几个大型的畜牧区,增加在这里的耕牛和骏马的数量,并且组织当地的牧民对赵国内部的各地进行贸易,用当地的牲畜来换取所需的物资,因为这种贸易属于赵国官方性的贸易,故而能保护这些牧民不会被商贾压价欺骗。

李牧不仅是在守护边塞,同时也在发展边塞,当初他在云中迎接赵括的时候,赵括就曾说过自己的很多想法,就包括这种的畜牧区以及对外贸易之类的,李牧记在心里,而在如今,他也终于开始施行赵括的那些想法,事实证明,赵括的想法的确是没有问题的,云中迅速的发展了起来。

户籍越来越多,他们所养的牲畜也在不断的增加,这里的百姓们逐渐变得富裕起来,同时,云中也朝着更广阔的草原伸出了手,李牧在塞外开始修建城池,增加云中的范围。当李牧说起了自己的边塞的事情的时候,庞公是那样的开心,他就仿佛亲眼看到了原野上那成群结队的牛羊一样的开心。

“您的这个作法,不仅是有利与云中百姓,对赵国各地的百姓也是大有力啊,耕牛的增加是一件好事...这是好事啊。”

“是啊,这都是兄长曾告诉我的...”,李牧忽然开口说道,他似乎回忆着什么,脸上却满是苦涩,李牧又说道:“他还告诉我,云中多羊,可以在这里设立纺织区,用羊毛来做成御寒的衣裳,可以在冬天救活很多的百姓...”,庞公苦笑着,方才说道:“他一直都是挂念着那些百姓...”

两人继续走着,庞公这才说道:“有几件事,必须要让您知道...”

李牧点了点头,庞公这才说道:“廉颇攻打乐乘,两人都离开了赵国,听闻廉颇去了魏国,正在信陵君的身边,而乐乘可能是被杀了...”,李牧长叹了一声,这才说道:“我知道这件事,我就是为了这件事而来的,廉颇将军是不可能谋反的,我想要让上君将他请回来。”

庞公急忙摇着头,认真的说道:“请您千万不要再提及这件事,我当然也知道廉颇将军没有谋反的想法...可是他率先攻打乐乘,导致两万多的赵国士卒在战斗里死去,这是他的过错!上君如今非常的生气,您身为将军,若是为廉颇说情,一定会引起上君的忌惮,所以,千万不要开口。”

“那廉颇将军怎么办呢?”

“您放心吧,上君迟早会意识到,没有廉颇将军是不行的,到时候,我一定劝说他派使者去将廉颇将军请回来,我之所以要在这里等您,就是为了告诉您这件事..廉颇将军离开之后,赵国的将军,就只剩下您与乐间将军,乐间将军身体不好,这些时日里都在府中休养,若是您也因为廉颇的缘故而遭受忌惮,那赵国就真的要覆灭了...”

李牧很想要说些什么,他心里的赵国,早在马服君被逼走的时候,就已经灭亡了。

可是,看着面前白发苍苍的庞公,李牧却实在是说不出口,他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那您要告诉我的第二件事情,又是怎么呢?”

庞公沉默了片刻,这才问道:“您认识不阕嘛?”,李牧皱着眉头,思索了许久,这才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并不认识...”,庞公点着头,说道:“他是上君的...好友,前几日被封为建信君,如今是他接替我来担任相邦...”

李牧瞪大了双眼,他问道:“好友?相国?”

“不过,这位建信君还是有些才能的,并非是无能之人...”,庞公说着,又说道:“我已经年迈,也理当将位置让给他人..”,两人就如此聊着,终于是来到了王宫前。王宫的武士们看到这两人,都是连忙上前拜见,也没有阻拦,这武士就带着他们走进了王宫里。

赵王得知李牧前来,也是非常的开心,只是现在还是守孝期,他不能笑,也不能设宴,他急匆匆的走了出去,看到李牧和庞公,他一愣,这才走上去,两人朝着赵王行礼,赵王却急忙将他们扶起来,赵王一只手抓住李牧的手,一只手扶着庞公,就带着他们朝殿内走了过去。

当今赵王的心腹大臣,如郭开,还有另外一位建信君,此刻都是起身在等待着。

郭开面带微笑,他跟廉颇有仇怨,可是跟李牧是没有任何恩怨的,既然赵王想要重用他,那郭开自然也不会开口反对,反正李牧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。而跟他有利益冲突的人,其实就在他的对面,他眯着双眼,看着不远处微笑着的建信君,眼里满是懊恼,他一直都在赵王主动来册封他为重臣。

谁能想到,这个六谷长的男宠,居然直接求官,甚至还一步登天。

李牧同时也注意到了这位新国相,国相看起来年纪不大,身材挺拔,相貌出众,比他李牧要好看的多...他微笑着,朝着李牧微微俯身,赵王将自己的两位爱将拉到殿内,又让他们坐下来,他自己坐在上位,这才开口说道:“武安君啊,寡人年幼的时候,曾认为您是无礼之辈,不值得重用...长大之后,方才知道了自己的不对,请您一定要宽恕啊。”

听到赵王这么说,李牧也只是说道:“不敢。”

赵王这才说道:“这些年里,您镇守边塞,功劳甚大,寡人不能不奖赏您,寡人要将列人在内的六座城池都分给您来作为食邑,请您不要拒绝!”,他说完,这才看向了众人,问道:“诸君可有什么异议?”,包括建信君在内的众人都开口赞同赵王,认为李牧必须要得到这样的赏赐。

李牧有点懵,他自己大概也没有想到,新王会如此的看重自己。

他起身拜谢,赵王却是拉着他坐下,这才说道:“您不必多礼,寡人要以您来统帅全国的军队!往后您要多来拜访寡人,您来王宫的时候,武士们不可以阻挡您,您可以不脱下鞋履,不解下宝剑,不必站在殿外高呼自己的名字!”,郭开心里顿时就有些酸了,这李牧凭什么得到这样的尊重啊???

可是他还是没有开口劝阻,反而是不断的点着头。

说实话,李牧还真的有些动容,随即,赵王便跟他询问了边塞的情况,李牧也是说起了自己所施行的那些政策,而赵王更加的开心了,他表示,他要大力的支持李牧的这些政策,即使李牧不在边塞,这些好的政策也不会因此而被废除,赵王随后问起了军队的事情,李牧又说出了自己的操练办法。

于是乎,赵王将操练赵国军队的事情也一并的交给了李牧。

赵王不能举办宴席,李牧自然是跟着庞公离开了,李牧走出了王宫,这才对庞公说道:“这位新王,倒也不像传闻里那么的不堪...”,庞公算是松了一口气,赵王可以说是给了他一个惊喜,他笑着说道:“放心吧,廉颇将军很快就会被请回来的!”

而在李牧离开之后,建信君和郭开却是站在了赵王的身边,赵王笑着,看着建信君,问道:“您觉得寡人给武安君的赏赐太多了嘛?”,建信君摇着头,他笑了笑,方才说道:“对这样的将军,什么的奖赏也不算是多的。”,赵王大笑了起来,若不是身边还有郭开,只怕早就将建信君搂在了怀里。

这位建信君,嗯,他长得不错...另外就是,他跟龙阳君是一样的。

当今的赵王,跟魏王是一样的。

故而赵王虽然喜爱郭开,可是明显要更加的宠爱这位建信君,毕竟双方的性质是不太一样的,一个是在白天聊天交心的,另外一个是在晚上聊天交...的。郭开却有些不开心,他皱着眉头,问道:“我倒是觉得,这样的赏赐实在是有些太重了,武安君还很年轻,您就给与这样的赏赐,那日后他再立下功劳,您该如何赏赐呢?”

赵王笑着说道:“正是因为他年轻,所以要给与这样的赏赐。像廉颇,庞公这些人,他们太过年迈,即使寡人重用他们,他们也不能再为寡人做多少事情,可是武安君是不同的,武安君还年轻,有他在,寡人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都不必担忧外来的敌人...而寡人让建信君来代替庞公也是如此的想法。”

赵王看着建信君,这才说道:“您要多跟庞公去学习...要尊重他...”

建信君点着头,说道:“我知道...还有一件事,要跟您商谈,就是春平君的事情...不知道您决定要怎么办呢?”,这位春平君是赵国的太子,原来,如今这位赵偃,他是赵国的第三顺序继承人,赵王费尽心思所培养的太子,早夭...早早的就逝世了,随后的第二位继承者,正是这位春平君。

春平君是当今赵王的兄长。

可惜,他当年被送去秦国做质子,这位春平君的性子要暴躁一些,在当初赵国与秦国交战的时候,他抱着必死之心,带着匕首想要刺杀蒙骜,结果被门客所出卖,最后被秦国所扣押,处于半囚禁的状态,秦国判决他有罪,并且表示不会让他回去继承王位,这王位方才落在了赵偃的身上。

而如今赵偃继承王位,他的兄长却还在秦国被囚禁。

当话题转移到这位真正的王位继承人的时候,赵偃沉默了下来,他眯着双眼,看向了一旁的建信君,这才说道:“寡人想到自己的兄长正在秦国受苦,这心里便是像是被刀子割肉那样的痛苦,请您想办法来让他返回赵国吧。”,建信君点了点头,这才说道:“就怕他返回之后....”

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郭开,没有继续开口。

而郭开却看出了些不对,可是郭开选择了装傻,他皱着眉头,说道:“上君啊,春平君是一定要接回赵国来的,他可是您的兄长啊,怎么能让他在秦国遭受到侮辱呢?”,赵王点着头,认真的看着建信君,说道:“请您一定要让春平君返回赵国,寡人一定要救回自己的兄长。”

赵王忽然想到了什么,想要开口,看了一眼建信君,他这才说道:“您先去忙吧,寡人还有事要跟郭开商谈。”,建信君朝着他一拜,这才说道:“那李牧方才提出的政策,我便回去开始在边塞各地操办了...”,建信君在离开了王宫之后,赵王这才看着郭开,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您想个办法,将她送到宫里来吧!”

赵王甚至都没有说是谁,郭开就已经知道了,郭开皱着眉头,无奈的说道:“如今还是孝期,您让我如何将她送进来啊?何况,她只是个娼妓而已,就是在平日里,让娼妓进王宫,这也是不合适的啊...”

“这又什么不合适的?谁说娼妓就不能成为王妃?”

“难道娼妓就不是寡人的子民嘛?寡人要对子民们一视同仁,您知道嘛?”

原来,当今这位赵王私人作风混乱,男女通吃,因为孝成王的严厉,他不敢在王宫里胡作非为,只能在外...而如今孝成王已经不在,他也就能按着自己的想法来做事了。可是郭开还是有些迟疑,在孝期送娼妓到宫内,这件事要是让他人知道了,那自己不就成为了奸臣嘛?

赵王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。

郭开无奈的说道:“我明日就将她送过来。”

新书推荐: 横推诸天时空 福气包带着空间重生了 全职艺术家 齐天神记 皇后是朕的黑月光 大佬横行娱乐圈 中医许阳 诸天仙河 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 虎牙直播之大神豪系统